首頁 > 中國 > 正文

疑心老公出軌找“私家偵探”調查 結果悲劇了

時間:2019-06-18 17:07:50        來源:

 表面上是咨詢公司,卻在網上打著找人、婚外情調查廣告,干著非法跟蹤、偷拍等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勾當,殊不知已觸犯刑法近日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檢察院針對一起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案向法院提起公訴。

法院審理查明,自2016年底注冊立公司以來,王某和合伙人趙某就專注于婚外情調查。

為了打響公司招牌,他們在各個情感網站論壇發布虛構的“離婚故事”,以一個女性的口吻,講述自己“被出軌”、“被轉移財產”,最后通過私家偵探調查“扳回一局”的經歷。有人在帖子后面留言詢問,他們就借機推薦自己的公司。

另外,他們還在某知名搜索網站投放廣告,只要搜索“調查婚外情”、“私家偵探”等內容,就能找到他們公司的頁面。

業務來了,王某和趙某會根據客戶的要求,安排調查員對調查對象進行跟蹤、偷拍。收費依據跟蹤難度時間計算,一般2萬元起步。

為了方便跟蹤,王某和趙某特地租了一輛路虎和一輛奔馳,因為“開豪車容易被懷疑”。

他們還在網上購買了針孔攝像頭錄音筆、GPS定位器等設備,有時候怕跟丟,調查員還會在調查對象的車尾上偷偷安裝GPS定位器。調查員有的最后拍到了車震,有的拍到了開房

據王某交代,在公司接手的案子里,部分丈夫委托調查妻子出軌的,這些客戶多是生意人,經常在外出差或加班年齡一般在30至50歲之間,也有男客戶委托調查孩子是不是親生的。

“來委托我們的人,肯定之前就有所懷疑了,所以我們就順著他們的想法去做……”王某說,自己一直覺得婚外情本身是不道德的事,自己調查真相,是在“伸張正義”。

王某說,大部分案子是可以交差的,但也有調查不到的,比如有個男客戶曾委托他們調查孩子是不是自己親生的,調查員跟蹤了近一個月,始終沒有弄到孩子的DNA,為了賺,他們干脆做了份假的親子鑒定報告,告訴客戶孩子“非親生”。

業務紅火,除了租車費用,他們每月給每個調查員發放5000至8000元不等的工資,業務做得特別好的,還有額外提成。

2017年8月,這家咨詢公司的非法調查被警方發現。

經查,自2016年底公司成立至案發,該公司非法拍攝公民個人活動視頻527段,向委托人提供內含公民行蹤軌跡信息的日常文字報告28份。同時,他們還以購買、收受的方式非法獲取公民住宿、戶籍、銀行開戶等公民敏感信息66條,非法獲得12.45萬元。

法院經審理認為,犯罪嫌疑人趙某、王某打著法律咨詢公司的旗號招攬“私家偵探”業務,從事婚外情調查,非法獲取或向他人提供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依法判處二人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各處罰金13萬元。

網絡上,也存在打著“私家偵探”的幌子,實際上是實施詐騙行為的犯罪分子

江蘇蘇州市林女士因懷疑丈夫出軌,找來陳某來為自己搜集“證據”,沒想到自己一步步陷入圈套,一年多時間里不僅心力交瘁,更是耗盡積蓄。

去年5月,調查正式開始。陳某稱自己找了一名廣東黑客,可助林女士調取丈夫的微信聊天記錄,每次查詢需支付1000元。

匯錢后的林女士很快收到消息,這時陳某發來一張他與黑客微信聊天的截圖。談話內容顯示,黑客明確表示查到林女士丈夫有兩個可疑的微信“小號”,若要深入調查必須再匯錢。追查費1000元、定位費1600元……為獲知真相,林女士短短數日將一筆筆款項匯出。

在耗費數萬元后,林女士從陳某處得知丈夫在市區租房“金屋藏嬌”。在陳某的鼓動下,林女士決定施行"捉小三"計劃,給丈夫教訓的同時宣泄心不忿。

為讓“捉小三”計劃順利實施,林女士在陳某的要求下匯款2000元疏通人脈、花費2000元募集人員陪同撐場,想要知己知彼的林女士更是同意了陳某起底“小三”身份提議,數次轉賬查詢費用。

正當“捉小三”欲實施之際,陳某稱廣東黑客因幫林女士查詢個人信息被捕,將面臨6年入獄刑罰。手足無措的林女士唯恐受牽連。這時,陳某稱只要能出錢,對方便獨攬罪責。驚慌不安的林女士前后轉賬5萬余元給陳某。

去年6月中旬,林女士再次見到陳某,被告知事情圓滿化解,廣東黑客收了錢入獄服刑。但陳某卻直接以做生意缺少資金為由開口要錢并威脅、恐嚇。“你查老公的事不怕人盡皆知嗎?”“等著讓大家知道有人替你坐牢吧!”無奈,林女士只能籌措資金,一筆又一筆地轉賬給陳某,在花光積蓄后,甚至借起了高利貸,不斷滿足著陳某的各種要求。

在這一年多時間里,她共計向陳某匯款41萬余元。由于林女士變得精神萎靡、心情低落,其異樣被丈夫察覺。在丈夫的再三詢問下,林女士最終全盤托出。

9月8日,在丈夫的陪同下,林女士來到蘇州市公安局東萊派出所報警民警判斷,陳某不但有詐騙嫌疑,而且涉嫌敲詐勒索。9月28日,“偵探”陳某在蘇州大新鎮被警方抓獲。目前,陳某因涉嫌詐騙和敲詐勒索,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據查,陳某壓根就不是什么偵探,也不認識什么廣東黑客,這一切皆系陳某杜撰,當然林某的丈夫也沒有出軌。陳某與"黑客"間的聊天,都是其開了兩個微信號自導自演的。他抓住了林某急迫慌亂的心理,夸下海口,編造各種借口騙錢。當看到林某調查之心漸淡,陳某竟采用威脅恐嚇的手段敲詐勒索,并將錢款揮霍一空。

私家偵探在我國是非法的

任何個人和組織沒有經過授權不能調查他人

所謂私人偵探公司’,都是打著咨詢公司的旗號,以類似“商務調查中心”、“商務咨詢公司”、“信息咨詢公司”等名義掛牌辦公范圍經營

在法院審理的案件中,不少涉案的調查公司分別存在非法經營、尋釁滋事、詐騙等違法行為。有的嫌疑人依靠調查公司獲取仇家信息后進行報復;有的私人偵探掌握隱私證據后,敲詐勒索當事雙方;有的調查公司雇用大量打手,搜集證據靠打手暴力威脅。有的調查公司,偽造國字頭虛假身份招搖撞騙,改裝警服作為工作服混淆視聽。

△百度搜索“私人偵探”顯示的結果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解釋規定,“公民個人信息”,是指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各種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通訊聯系方式、住址、賬號密碼、財產狀況、行蹤軌跡等。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不同類型公民個人信息的重要程度,司法解釋設置了不同的數量標準

對于行蹤軌跡信息、通信內容、征信信息、財產信息,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50條以上即算“情節嚴重”;對于住宿信息、通信記錄、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公民個人信息,標準則是500條以上;對于其他公民個人信息,標準為5000條以上。

“行蹤軌跡”屬于比較敏感的信息,很有可能被利用綁架等其他惡性犯罪。

當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違法犯罪活動十分猖獗,不僅嚴重侵害群眾的隱私權,也易誘發電信網絡詐騙、盜刷銀行卡等下游犯罪。

公安機關將始終保持對此類違法犯罪的嚴打高壓態勢,深入推進專項打擊整治行動,切實保護公民合法權益。與此同時,社會公眾也應提高警惕,謹防上當受騙。

    閱讀下一篇

    深圳南山區發生交通事故,一輛汽車

    5月16日,有網友發帖稱,深圳南山區發生交通事故,一輛汽車撞倒多位行人。從網友發布的視頻來看,有多人倒在地面上。一位路過的市民告訴